公司新闻  |   出版资讯  |   发行资讯  |   印刷资讯  |   新媒体资讯  |   媒体经营资讯

08
MAR
2016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扶贫也要扶文化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作者:admin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龚曙光做客人民网。

【点击查看访谈视频回放】http://tv.people.com.cn/n1/2016/0307/c14644-28179245.html

3月7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龚曙光做客人民网传媒频道传媒沙龙,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今年的两会,您带来了哪些新的议案或建议?

龚曙光:我今年的建议仍然涉及文化产业,一是关于加快国有文化资本运营平台的建设,主要是指国有文化资本未来应该从行政式的管理到资本管控式的运行。加快国有文化资本的运营投资效率,减少国有资本的风险,进一步发挥国有资本在整个文化传播领域的作用,使文化的资本投资能够获得更好的社会效益。

第二是倡导国家加快文化援外的项目,使我们国家能够更好地走出去,也使我们国家文化战略产品能够走出去。

主持人:您认为文化援外具体怎样走出去?

龚曙光:实际上每年我们国家都有大量的援外资金在支持一些兄弟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比方说路桥、建筑,但是实际上被援国家不仅仅是需要建设基础设施,它还有很多文化基础设施也需要建设。这种文化基础设施的建设,对我们国家来讲有两个很重要的意义。

第一,通过援外,能够架起文化走出去的主流的桥梁。比如文化走出去已经很多年了,也有成绩,但整体来讲,我觉得走出去的通道,不大能达到它的主流社会,在有些国家甚至还不大能得到政府的支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通过文化援外这样的项目,架起政府或政府之间的文化桥梁,同时通过受援国的政府把援外项目推行下去,我们的文化就通过这样的渠道进入了人家的主流通道,进入了人家的社会的主流人群。举个例子,像有些国家的教育,连提供教科书都有困难。假如他们的教科书由我们国家来印,这些教科书发到每一个小学生、中学生甚至高中生手上的时候,其实就把我们国家的友情传达到每一代孩子的身上,友谊的种子播下后是会生根发芽的。同时,援外项目都是可以有条件的,我们也可以通过教科书的印制,加入一些中国人文地理的内容,从这样一个渠道,从教育的、幼小的起点上,让中国文化走出去。这种通道可能比现在其他一些支流的通道会更畅达、更有效果。

第二,文化产业也有去产能的问题。这一轮,国家提出供给侧的改革。实际上供给侧改革面临的问题是产能过剩或产能提高、产能升级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文化产业当中也是有的。比方说,我们国家现在的印刷产能,尤其是书刊的印刷产能是过剩的,而这一部分能力实际上用的设备又很好、很先进,我们的印刷管理也很好。如果把这部分产能,通过援外的项目把它消化掉,这样对提升文化产业的产能的使用率,并且促进文化产业的供给侧的改革,提升文化产品的品质,都是具有好处的。

主持人:习近平总书记在两会前夕发表了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的重要讲话,您表示要认真学习贯彻“48字”的职责和使命,要高举党媒姓党和融合创新这两面旗帜,那么中南传媒集团在“融合创新”上正在做并且最想做的是什么?

龚曙光:“48字”的方针,把它归结起来,实际上就是两面旗帜,一面旗帜是“媒体姓党”,一面旗帜是“融合发展”。

就融合创新来讲,这也是总书记在过去反复跟传媒界倡导或者要求的,在新技术的背景下,传统媒体如果不实现“+互联网”或者“互联网+”的话,它的传播能力或者影响能力会受到限制,甚至消减,会逐渐地由主流媒体变为支流媒体,逐渐地由站在舆论的中央而退居舆论的后端或边缘。“+互联网”和“互联网+”的舆论发展,实际上是强化舆论阵地所必须要做的工作,这别无选择。

从我们来讲,我们比较早地建设了湖南省的党网红网,现在红网除了有网站之外,还有时刻客户端,现在已经把六屏变为产品输出的主要通道,全方位的通过互联网+来提升它自己的传播力、影响力、引导力。通过网民的数量或联系,来确定自己主流媒体的地位。现在在湖南主流人群很少有不上红网,不看客户端的。在湖南越是主流人群,不管是政治的、文化的、经济的主流人群,他越会看红网,越会上时刻客户端。从这个意义来讲,红网是通过进一步与互联网,特别是与移动互联网这样技术的升级,强化了它的主体地位。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针对教育人群、老年人群的大湘网、枫网,还有像天闻数媒,完全用数字技术来解决基础教育的解决方案等等,也就是我们已经把在线资讯、在线健康、在线教育、在线娱乐作为传统资源+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的战略付诸实施,而且都有了产品。绝大多数的产品既有了市场,也有了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讲,虽然互联网+永远在路上,融合发展永远在路上,但是作为一个阶段来讲,中南传媒在融合发展上,它是有它的阶段性成果的。

主持人:我们再来关注一下扶贫工作,扶贫不仅要去服务上的扶贫,更重要的是照顾到精神上的扶贫。您认为在文化扶贫方面,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更加精准?

龚曙光:因为我过去长期生活在湘西,工作在湘西,所以对湘西来讲,由于自然条件的局限,贫困的村落会多一些,和贫困人群的接触也会多一些。实际上贫困,经济上的贫困是外在的,而绝大多数贫困的人口,精神上的贫困是与之相伴随的。或者有的人精神上的贫困造成了他物质上的贫困,所以扶贫一定是既扶物质,也要扶精神,既扶经济,也要扶持文化。如果单从哪一方面来扶贫,扶贫都是不完整的。

作为国有大型文化企业,中南传媒一直很关注通过自己的文化产品去帮助一些贫困的农村的人口,特别是学生,来解决他们读书的问题。像我们每年都有接近两千万的捐赠给农村的贫困学生。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教辅材料、课外的阅读书籍,直接送到家庭或学生的手上,让他们能够和家庭比较富裕的孩子一样,读到必须要读到的一些书,满足他们在文化阅读上的基本需求。这一点,我觉得作为一个国有的文化企业,这是我们责任,这是我们的义务,是我们应当做的。

从这一点引发下,我们党中央已经把两个一百年的任务,特别是第一个一百年的任务,这就是在第一个一百年全面解决扶贫的问题,打好扶贫攻坚战,这当然是党的一项伟大的民心工程,政府的一项伟大战略,各个党委、各级政府都应该努力来做到这个事情。但是,我也同时认为,这也应该是我们民族的一个伟大善举,应该是全社会有能力的人都应该献出的一份爱心。除了政府要组织好这项工作,抓好这项工作之外,我觉得扶贫工作也应该是社会的有识之士或者有能力的人群,每个人都能够参与,都可以参与的一项时代性的慈善举措。我们马上就要通过慈善法,我觉得我们把扶贫来作为我们自己民族,来对待同时代的贫困人口的一个伟大的善举来对待,全民都来参与,这才是扶贫,既扶了经济上、精神上那些当下的贫困户的贫,但我也认为,这也是对我们社会当下善行的一次大的提倡,一次激励,这何尝又不是整个民族层面的精神扶贫呢。我是倡导,政府要有作为,民众也要有作为,政府要有责任,民众要有爱心。

主持人:作为国有企业,应该怎样去发挥担当和责任呢?

龚曙光:第一,以最低的成本、最好的质量,生产出更多的文化产品,满足社会,包括贫困的人口,使他们整体的经济负担能够下降。第二,有针对性地拿出一部分企业的利润,来捐赠给特别贫困的这些贫困人口,使他们能够获得基本的文化的保障。这两个方面,现在都是负责任的文化企业应该担当的。

主持人:去年您曾经向网友介绍了发行超过160万份的《快乐老人报》,《快乐老人报》肯定是少不了大数据,您是怎样开发利用这些数据的呢?

龚曙光:《快乐老人报》目前的发行量已经占了全国报纸的前五,过了200万份。这样一份大报,虽然它的发行量依然在增长,但是我们同样认为,报纸还是一个传统媒体。这个传统媒体也有一个和互联网相结合,把读者变成用户的一个转化。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转化,报纸的影响力,它所能够产生的社会和经济的效益都是有限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把《快乐老人报》的发行数据导入到互联网平台枫网上,现在枫网的用户和我们《快乐老人报》的读者是互通的,通过枫网把《快乐老人报》读者的用户数据积淀下来,现在枫网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咨询平台了,它已经是一个全方位的服务于老年的综合性的生活平台。这里面有资讯,也有购物,也有众筹,也有娱乐,涉及到老年生活的多个方面的功能,它都已经涵盖了,而且正在完备。它未来是中国老人的综合性生活平台。

同时,互联网的产品正在加快向移动互联网的转移。去年我们创办了一个叫“新老人”的公共微信号,这个公共微信号运行不到半年的时间,已经有了50万的活跃用户,这就表明了老人报所创造的发行量过200万的奇迹,它还是要通过互联网来延续,而且这些数据在互联网上得到更多的、更广泛的运用。所以,这就实现了我们由传统媒体向互联网媒体的一种转型。同时,也正在实现由老人传媒向老人产业的转型。

大家知道,老龄社会对中国来讲是迫在眉睫的一个重大的社会现实或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在这个时刻,我们加快对于老年的资讯的满足、娱乐的满足,以及多种功能的满足,对于稳定老龄社会,满足这样一些人群多方面的需求,对于我们国家做好迎接老年社会的工作都是有重大意义的,但是它也是一个很大的产业。目前这个产业精准的程度还比较低,和其他的产业相比,它还是一片蓝海。在这片蓝海中还有更好的发展空间,所以从读者到用户,从读者数到用户数据,我们这样的转型,已经基本完成。

主持人:您刚刚说到的从老人这样一个群体向老人产业转型,是不是就可以说,您可能借此转型机会迈入“健康”产业呢?

龚曙光:是,我们现在实际上是两大板块,控股集团更多关注健康;上市公司,也就是中南传媒,更多关注精神、关注文化。所以,从文化或健康两个方面来去满足集团所设定的四大目标人群,我们过去的四大目标人群当中,有两大目标人群是和健康特别关系密切的,一个是0-20岁青少年,这是一大目标人群。第二大目标人群是5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群,这是另一大人群。而恰恰我们现在所进行的健康方面的投入,也正好是一方面由生殖、妇幼来介入到0-20岁这个人群;同时用养老养生介入到55岁这样的人群,这样就形成了健康的用户或文化用户的重合,文化的数据向健康的数据的互动。所以,实际上文化和健康,它是在两个不同的领域里面同时服务着相同的人群。所以,形成了产业的互动和互补。

主持人:这两个产业看似像离着挺远的,实际上是相互交织着。去年电影行业特别的火,中国的电影票房总收入超过了440亿元,您是否下一步会考虑进入到电影行业?

龚曙光:电影是中国文化近年来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也是我们国家国民文化需求增长的一个标志。因为电影是一个完全自己买单来消费的文化领域,它基本上没有多少政府采购。这样一个领域快速增长,就表明着我们国家的文化需求正在向着健康、向着满足国民真正的文化需求来发展。如果一个社会的文化产品主要由政府来购买的话,应该说它还不是太健康。所以,既要有政府的采购,又有以国民消费为支撑的产业才是健康,电影是一个标志,同时电影也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产业,它在整个文化产业的体系中有全方位的拉动作用。比方,它对于文学的原创有很高的要求,因为电影的故事绝大多数还是来自于原创性很好的出版的故事,它跟出版之间有很密切的关系。当然,同时它也与影视拍摄有很大的关系,还与音乐有很高的关系,与美术有很高的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讲,电影和许多相关的文化产业都发生紧密的关系。

我们作为中国一个比较大的出版集团,同时也一直把文学的原创作为我们努力的方向。所以,中南传媒的广告语就是“催生创造、致力分享”。由此,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对IP原创的的重视程度。实际上,这么多年我们积累了大量的优质IP,同时我们也为介入准备了足够的时间。大家也知道,中南传媒是一个资本充足率很高的上市公司。为什么我们之前没有出手去做电影,而是在做积极的准备,是因为我们认为做电影不是说你今天有一个好剧本,我去加一棒,这样就算我做了电影。我们要做,必须和我们的产业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互动的关系。同时,我们进入这个产业,应该是从专业化的角度来进入这个产业,所以我们去年搭建了自己准备投入影视娱乐的机构,我们也整合了一些资源,特别是在中国文化市场上,在IP综合使用上,经验很充分,而且知名度很高的这样一些机构跟我们做长期的战略合作,来做这个事情。所以,我相信不久的时间后,观众就应该会看到由我们投资或者来主导的电影和大家面市。对我们这样的企业来讲,你进入一个行业,不是一次性的、临时性的一种举措。当你跨界进入一个行当的时候,你应该是比在这个行当里工作的人做更好的准备,因为你是跨界。跨界的人要比在界里的人做更充分的准备,你才有资格跨界,不然的话,你的跨界就不用算命,你是会死的。

主持人:除了进入电影之外,是否还有别的更多跨界的布局?

龚曙光:应该我们还是以IP作为核心,我们的核心资源。凡是与IP产业相关性比较高的,这就是我们要跨界的选择。我们所讲的在线的娱乐,实际上就包括了电影、电视、舞台、舞台演出,也包括非成瘾性游戏。大家知道,我一直不做成瘾性游戏的,因为我认为成瘾性游和我们整个企业的文化宗旨不相符,我们是一个劝孩子读书的企业,不能够诱导孩子去玩成瘾性游戏。当然,游戏有很多类,有益智的游戏,还有非成瘾性的游戏,这是有益的,这个我们是可以做的。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全民阅读的,我们知道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要倡导全民阅读,并且今年很多实体的书店纷纷新开,并且还有扩张的现象,像电商亚马逊书店,或者当当也在尝试这种实体的书店,您觉得这个现象是跟倡导全民阅读有关吗?或者这个现象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

龚曙光:全面阅读和开书店有关系,但关系不是那么直接。全民阅读,应该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重大的民生工程,也是一个重大的基础建设工程。说是民生工程,是每一个时代的国民,他都有享有自己基本的文化阅读保障的权利。那么,全民阅读,政府的倡导,社会的支持,使每一个国民都有机会得到他应该得到的那一份基本保障,这是满足权利,是一个民生工程。为什么说它是一个国家建设的基础工程、民族建设的基础工程呢?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一条比读书更能提高一个民族的文明素质,或者一个民族的文化水平的方式。到今天为止,虽然传播方式很发达,其他的娱乐方式也很发达,应该说,人们的精神生活的满足已经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在这样一种前提下,我们再来讨论,也没有任何一个方式能够替代阅读。所以,一个民族要提升自己的文明水准,要提升自己的文化水平,除了阅读还是阅读。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倡导全民阅读,不仅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而是每一年政府工作报告,它都应该提的一句话,因为全民阅读不是一蹴而就的一项工作,全民阅读习惯的养成需要时间,全民阅读水准的提高更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全民阅读应该是每一个人、每一代人都要做的一个事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它也应该是基本国策。作为基本国策的话,它当然应该在每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都来提倡,都来重视。

至于我们说到从前年、去年开始,在虚拟书店已经风行的情况下,实体书店的数量开始增加,而且实体书店的水准越开越高,品味越开越高,我觉得这是另外一个方面的事情。目前网店解决了买书方便的问题,比在实体店买书更方便、更便捷的问题,这是买书的问题。但是,它没有很好地找书或读书体验。在网店上买书,你很难找到在实体店的书架上找书,找书发现的那种快乐,同时也很少能感受到在书店空间里面读书的氛围,这就表明实际上书的销售通道中,包含了两个功能要满足,一个功能是快速便捷的功能,一个功能是文化体验的功能。现在的实体书店,应该说在满足便捷这个方面不如网店,但是它在满足找书、读书的文化体验方面,它有独特的优势。所以,现在的实体店越来越注重环境,越来越注重品味,越来越注重文化消费的相关性。实际上它卖的是什么呢?卖的是一种文化的气氛,卖的是一种文化交流的空间,卖的是在这样一种交流中读书人的体验。而这个东西,目前网店不能够满足。所以,这表明了我们国家在全民阅读这样一个大的国家政策或氛围里面,我们国家读书人的水平提高了,要求提高了。那么也就表明,我们国家全民阅读的水平在一步一步提高。

主持人:最后也非常感谢龚总今天作客人民网,和我们一起分享这么精彩的内容,也期望您今年的议案和建议能够快速地得到有效落实,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中国文化能够走出去。最后感谢龚董。

龚曙光:谢谢,也祝人民网更加受到网民的关注、重视、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