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   出版资讯  |   发行资讯  |   印刷资讯  |   新媒体资讯  |   媒体经营资讯

22
AUG
2017

余秋雨和龚曙光眼中的记忆文学与中国文脉

来源:《出版人》    作者:
余秋雨与龚曙光对谈记忆文学与中国文脉

    一位70岁的学者,透过一个小小的门孔,为读者讲述历史,是怎样一番心境?

    在8月阳光颇为灿烂的一天,余秋雨携新作《门孔》踏进上海展览中心,并与知名文学评论家、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龚曙光对谈记忆文学与中国文脉。

    之所以将新作取名为门孔,余秋雨说,是出自门孔的意思,守护门庭,窥探神圣。“门孔的后面是家庭,守护着家庭,但又是窥探着神圣。对谢晋的儿子阿三来说,他每天在门孔处窥探的是爸爸回来,而对更多人来说,则是期盼着更大的东西。”余秋雨说,“我把‘门孔’这个含义当做当下艰苦奋斗文化人的共同哲学”。

    龚曙光说:“我在这本书上感受到一个过去没有感受过的余秋雨。过去很多书让我爱不释手,但是读完这本书,似乎让我感受到了生活中的余秋雨或文脉中的余秋雨,其实是一个更完整的人。”

    据悉,《门孔》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系余秋雨至今所写的全部单篇记忆文学的结集,特别收入新作多篇。余秋雨著述八百多万言,但他坦言:唯有写作这本书时,一次次搁笔哽咽。

 

    除此之外,《文化苦旅》插画增订终极版此次也一并亮相上海书展,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文化苦旅》是在旧版基础上增补、修订而成。据介绍,这次修订幅度较大,新增了十几篇重要文章,约占全书篇幅的三分之一,另外还增配了二十三幅插图,被称为“权威终极版本”。

艰苦奋斗文化人的共同哲学

     近年来,余秋雨先生缅怀谢晋导演的《门孔》,在网上引起了轰动。很多艺术家、企业家纷纷表示,这是他们平生读过的最感动的文章。由这篇文章开始,广大读者纷纷寻找余先生缅怀其他文化逝者的文章,于是发现了他笔下的巴金、黄佐临、章培恒、陆谷孙、张可、王元化……同时,也读到了他描述海峡对岸至今健在的文化友人星云大师、白先勇、林怀民、余光中的一系列篇章。

     此次出版的《门孔》,就是余秋雨写作至今的全部单篇记忆文学的结集,在这本书里,还也特别收入了余秋雨的多篇新作。全书既有《门孔》等缅怀谢晋、巴金、黄佐临、陆谷孙、张可、章培恒等文化逝者的名篇作品;又有描摹星云大师、林怀民等海峡对岸文化友人的系列文章;更有余秋雨关于人生重要事件的自叙文章。尤其是《单程孤舟》,既是余秋雨与妻子马兰多年来“相濡以沫、相依为命”情感历程的自叙,也是余秋雨对于此趟世间行旅的冷冽的彻悟:“只有此生,只有单程,只有孤舟,只有两人。”

     这些文章,被余秋雨先生通称为“记忆文学”,是他的名著《中国文脉》在现代的悲壮延续。这种延续,由于与作者的切身感受有关,与共同经历的民族劫难有关,因而比古代文脉更具有强烈的情感效应。余秋雨说,自己至今著述有八百多万言,但唯有在写作这些文章时,回想起旧人旧事,经常一次次搁笔哽咽。 

《文化苦旅》 “权威终极版本”问世

     为余秋雨的开山之作,《文化苦旅》多年来畅销千万册,是影响了好几代人的传世经典著作,此次再版,余秋雨对旧版《文化苦旅》进行了逐字逐句的修订和全新增补。据出版方介绍,这次出版的《文化苦旅》,最大的改动是把旧版《文化苦旅》中的第四部分“人生之旅”删除,新增了多篇《山居笔记》里面重要的文章,篇幅调整占到全书的三分之一,其中入选教材的《道士塔》《莫高窟》《都江堰》等经典篇目也全部经过改写、修订,“这一个版本,是余秋雨30年不懈的文化考察和人生思索的重要结晶”,在内容编写的基础之上,这一版本增配了二十三幅精美彩色插图,运用最好的装帧设计来达到最佳呈现效果,出版方说,这一版,是《文化苦旅》的权威终极版本。

     余光中评价说:比梁实秋、钱钟书晚出三十多年的余秋雨,把知性融入感性, 举重若轻。白先勇评价:余秋雨先生把唐宋八大家所建立的散文尊严又一次唤醒了。或者说,他重铸了唐宋八大家诗化地思索天下的灵魂。贾平凹评价:这个时代是大争议出大成就,我们有幸就遇到了一批大人物。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得风气,开生面。他的有关文化研究蹈大方,出新裁。他无疑拓展了当今文学的天空,贡献巨大。这样的人才百年难得,历史将会敬重。

    《文化苦旅》一书于1992年首次出版,是余秋雨先生1980年代在海内外讲学和考察途中写下的作品,是他的第一部文化散文集。甫一面世,该书就以文采飞扬、知识丰厚、见解独到而备受万千读者喜爱。由此开创“历史大散文”一代文风,令世人重拾中华文化价值。

     余秋雨说,这次修订再版后,《文化苦旅》就不会“变”了,“这次出版的版本,是《文化苦旅》的最终定本”。

龚曙光:《门孔》让我读到了文脉中的余秋雨

     余秋雨说,《门孔》是《中国文脉》的现代版。“我以前写过《中国文脉》,从遥远的时候一直写下来,但是好像写到现代断了,现在可以看《门孔》,它就是《中国文脉》的延续”。

     “新作之所以取名《门孔》,因为门孔的意思,守护门庭,窥探神圣。门孔的后面是家庭,守护着家庭,但又是窥探着神圣。对谢晋的儿子阿三来说,他每天在门孔处,窥探的是爸爸回来,而对更多人来说,则是期盼着更大的东西。”余秋雨说,“我把‘门孔’这个含义当做当下艰苦奋斗文化人的共同哲学”。

     余秋雨说,“我很愿意大家可以来看看我的这本新书,不是看我的文章,而是看这些文化前辈们,在艰难当中的努力、坚持,在门孔里面守护门庭,又窥视着神圣,这样的一个了不起的过程。”

     知名评论家、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说:“余秋雨先生出的第一本学术著作《戏剧理论诗稿》,我在大学就读了。在那之前,我读过的一些书和接触的学问,总让我感觉到有些冰冷,但是在余老师的著作当中,感觉学问那样有体温,那样让人可以憧憬、可以触摸。历史,又可以穿过漫长的时间通道,让我们感受到如日中天,感受到朝霞燃烧。”

     谈及《门孔》,龚曙光说:“读完这本书,似乎让我感受到了生活中的余秋雨或文脉中的余秋雨。他在这本书中所表达的,是对从民国走到当代的这些文化人的接触、敬仰、敬意,让我们感受到了余秋雨不仅仅是对那些离我们很遥远的文明的尊重、敬意,更重要的是对我们身边的这些文化、对我们身边君子的爱惜、崇敬、关注和弘扬。”

    对谈现场,谈到接连的舆论风波时,余秋雨回应:我像山谷,白云来了、走了。乌云来了、走了,有些东西来了、有些东西走了,这才是美丽的山谷。

    几乎每半年都有余秋雨与马兰离婚的谣言传出,对此,余秋雨笑称,自己和马兰像好兄弟、好朋友一样,关系很好,是一对好夫妻。谈到目前的生活状态,余秋雨说自己现在很幸福,他说,不管走多远,不管写多少东西,终点还是一个小小的家庭,一个安静的生活,一个被安顿住的自我灵魂,安安静静的过日子,看着周围的风云,觉得非常非常幸福,“关于马兰,《门孔》里的最后一篇就写了她,记录了我们的情感历程,结论是我们都真心感觉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