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   出版资讯  |   发行资讯  |   印刷资讯  |   新媒体资讯  |   媒体经营资讯

15
JAN
2019

“成长观察者”汪玥含携新作《阳光下的君子兰》 亮相北京图书订货会

来源: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    作者:

111日,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携手儿童文学作家汪玥含在北京图书订货会湖南展馆举办了“成长的顿悟——汪玥含瑰丽青春系列”《阳光下的君子兰》新书首发式暨读者分享会。

 

 “成长观察者”汪玥含最新力作《阳光下的君子兰》是其“五个一工程奖”获奖作品《乍放的玫瑰》的续篇,继续直面青春期困惑和迷思,展现青少年精神世界和成长,尤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描写了当下初高中生的心理困境和精神成长过程,并在作品中表现家庭承载着的成长主题。书中讲述了佟偌善、彭漾两位受到不同家庭环境影响的女生,在面对青春期的成长、感情等困扰时,有过不解困惑,有过思索体悟,她们最终认识到真爱的价值、亲情的可贵,也在同学好友相扶相携中学会了感恩、回馈社会,做更好的自己。青春拔节生长,她们都以毅然决然的姿态去面对生命中的悲苦与昂扬,踏上生命征途。

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吴双英在致辞中说,在幼儿文学、童年文学以及青少年文学三种类型的儿童文学中,青少年文学受众庞大,但为其创作的作家却极为缺乏。《阳光下的君子兰》的出版可以说弥补了青少年文学这一相对真空的地带,以汪玥含老师为代表的作家善于精准捕捉人性的特征,并通过纷繁复杂的生活表象寻找其蕴含的本质。为文就是为人,从汪玥含老师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她内心的真诚。湖南少儿出版社一直以出版有质量的文学原创为己任,多年来一直深耕在此领域,并获得了不错的成绩。期待汪玥含老师的新书及其所反映的青少年成长问题能得到社会和媒体更广泛关注。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儿童文学理论家王泉根认为当代儿童文学史上在不同时期,青春文学有着不同的表现, 上世纪改革开放后八十年代前期有一个阶段,叫做“两头大中间小”,当时有关中学生这个年龄段出版和创作情况是繁荣的,现在进入新世纪以后,整体儿童文学和童书出版来说就呈现了“中间大两头小”的情况,即给小学年龄阶段创作和出版的作品多,而给低幼年龄阶段和初高中生创作和出版的作品少。由于初高中生有了相对复杂的心理,因此青少年文学中会有大量的心理描写、清晰的解剖或者思辨,让读者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汪玥含是一位有智慧、有灵性的作家,是青少年文学创作的代表人物。青春期是一个充满矛盾与焦虑的关键阶段,想要把握好这一阶段的文学作品是非常困难的,而汪玥含能够全身心地将自己的经历、情感投入到作品中,感染读者,是极为难得的。

同样身为作家的《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认为汪玥含自觉来写少年文学、青春期的文学,非常可敬。汪玥含的文字不是云淡风轻的青春美文,而是用千钧之力郑重其事地划开了成长之痛,她擅长把人物放进极端的情景去检验人性的溃败与坚挺、生命的脆弱与柔韧。《乍放的玫瑰》和《阳光下的君子兰》让人想起《呼啸山庄》,都有着一股饱满的生命的激情,每次读的时候,对阅读者的内心和情感都有一股席卷之势。她把这个人物放到比较极端的、非常态的状态中去考验青春期的孩子,他会怎么选择,他会怎么做?他们怎么成长?汪玥含写的也是拨开青春期成长的那种疼痛,她的作品是富有深度的写作,而这也是真正的成长写作。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张国龙认为汪玥含文如其人,她用真诚与孩子交流,特别关注孩子的成长环境与内心世界,关注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应该如何与家人、朋友、同学相处,如何处理恋爱问题。汪玥含的作品既有深度又有宽度,内蕴着强大的爆发力。

 

“成长观察者”汪玥含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说,自己总是不自觉地将关注点投给“小大人”们,除了自己有很强烈的体验,更是因为他们这个年龄需要作家的关注,需要有人指引和启发。她回忆自己的青春生活,充满了困惑,想有人倾诉,急需指引。而且她发现不光是自己有这样的困惑,她的同学和朋友们也有这种困惑。因此她想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写出来,写给孩子们看,让他们看到还有人有这样的青春,别人的青春是什么样的,开阔他们的眼界。因此对于初高中生阶段的生活,她有着强大的表达愿望,而且心中有着关于这个年龄段纷繁的故事和充沛的感悟,在她的青春期时,白先勇的《寂寞的十七岁》、萨冈的《你好,忧愁》、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少年维特的烦恼》都曾经给予她很多力量。她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给孩子们以帮助和启迪,让他们在阅读中能有一种成长的顿悟——青春的成长没有捷径可走,去开阔眼界,去阅读,在书中可以找到安静的力量。

 

 

 

现场媒体提问: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当下青少年的成长压力是比较大的,同时现在的孩子也比较自我,自我与环境,自我与家庭的矛盾,这样的问题在作品中有表现吗? 

汪玥含:我的作品主要就是表现自我和自我的这个成长的土壤——家庭之间的矛盾,以及表现自我和成长环境——学校里的学生之间的矛盾。前者,和家庭之间的关系,我着重梳理的是命运的根源,因为孩子的性格无意识中都有着家庭的烙印,佟偌善和彭漾身上,都是有着深深的家庭烙印,他们的性格迥然不同,和他们家庭背景不同有直接的关系。

后者我注重的是学校里面的弱势群体和强势群体之间的关系,主要是指心理上的弱势和强势,讲他们之间相处的状态和发展出来的故事,比如在学校里彭漾就是强势,而佟偌善一定是弱势的。也表现一些男女生之间的感情,这种表述可能在抓情感表象下的实质问题,这个实质是青春期时候看不到的,但是他们看了书后,就可以感受到。我个人觉得这两个方面的问题,我在作品中还是挖掘的比较深的。

 

出版商务周报》: 《乍放的玫瑰》是您之前的作品,这本书曾经获得过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现在,您为什么还要为这部作品再出一本续集、姊妹篇?

汪玥含:其实续篇已经写了很久,写续篇就是因为故事没说完。在《阳光下的君子兰》这部书里,我让佟偌善又复活了,复活以后她表现出非常积极的人生态度与坚定的成长态度。关于温如海,他是一个阳光、有书卷气的男生,他还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还有冷西莫,冷西莫是佟偌善深深迷恋的男生,在新作里,他的故事会非常的戏剧化。因此在新作里,这四个人是主要人物,讲述他们更丰富更多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