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   出版资讯  |   发行资讯  |   印刷资讯  |   新媒体资讯  |   媒体经营资讯

01
NOV
2013

我国新闻出版业走出去成效显著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作者:

  11月2日,一年一度的伊斯坦布尔国际书展将在美丽的土耳其举行,与往届不同的是,今年中国将首次以主宾国身份亮相。这不仅是一次全面展示当代中国出版业风采、展示中华文化魅力的机会,也是中国出版业阔步走出去、融入世界出版业的又一重要标志。

  可以说,最近10多年来,我国新闻出版业大力推动产品、项目、品牌、企业走出去,成效显著,版权输出、实物出口、数字出版产品出口大幅增长,资本走出去步伐进一步加快,新闻出版业已成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

  务实:从单一版贸到全方位走出去

  ——版权贸易逆差大大改善:从2003年的15:1缩小到2012年的1.91:1,同时质量结构也在不断优化,相较于2002年,2012年我国对美、加、英、法、德五个西方传统发达国家输出图书版权总量增长近122倍,达到2213项,逆差从1:387缩小至1:4。

  ——实物出口保持持续增长:2011年累计出口金额为7396.6万美元,比2010年增长近一倍。2012年出版物实物出口金额9400万美元,实现了快速增长。

  ——数字出版产品境外收益率不断提高:2012年我国期刊数据库的海外付费下载收入超过千万美元,电子书海外销售收入近500万美元,网络游戏出口额达到5.7亿美元。清华同方中文期刊全文数据库海外机构用户数量超过1000家,分布在42个国家和地区;完美世界公司开发的10款民族游戏用户遍布四大洲60多个国家和地区。

  ——企业和资本走出去不断增多:目前我国新闻出版企业已在境外投资或设立分支机构459家。一些走出去骨干企业在加快走出去步伐的同时,积极探索持久发展模式,研究走出去的成功商业模式。

  以上这4组数据说明,短短10多年间,我国新闻出版业走出去发生了质的变化,从被动走出去到主动走进去,从单一版贸模式到企业全球化布局,工作越来越务实,成果越来越丰硕,成效越来越显著。可以说,更务实、更多元,让中国新闻出版业更多地走向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走上了一条国际化拓展之路,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我国新闻出版业的国际传播力和竞争力实实在在有了大幅度提升。

  深耕:五大强势板块图书热销全球

  我国图书版权输出的区域格局在不断完善,已经初步形成了主题图书、文学作品、汉语教材、少儿出版、传统文化等五大强势板块,在海外市场的占有率不断提升。

  主题图书海外受追捧。如,《你了解中国共产党吗?》、《历史的轨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2011中国》、《邓小平南方谈话真情实录》、《红色家书背后的故事》、《朱镕基讲话实录》、《中国道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经典文献回眸》、《苦难辉煌》等,一批反映中国模式、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梦的主题图书纷纷走向海外,版权输出和实物销售屡创佳绩,不仅有效带动了中国图书和中国出版业国际地位的提升,也在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方面迈出了扎实的步伐。

  文学作品全球热销。《狼图腾》、《于丹〈论语〉心得》、《兄弟》、《北妹》、《永远有多远》、《山楂树之恋》、《暗算》、《手机》、《英格力士》等畅销文学作品的国际版权成为国际出版界热购的对象。其中,《山楂树之恋》版权输出合同预付金高达16万美元;《狼图腾》已被翻译成37种语言,截至2012年年底,英文版全球销量已突破45.5万册,法文版销量6万册,德文版7万册;《于丹〈论语〉心得》目前已在海外出版21个语种、31个版本,海外累计销售34万册。据统计,仅企鹅兰登书屋出版集团近两年来从中国大陆引进的文学类图书版权就超过20多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已有109种作品版权输出到多个国家。

  对外汉语教材增长迅猛。2006年至今,我国约有3000多种对外汉语教材通过版权输出(含合作出版)或实物出口等方式进入海外市场。如,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共输出版权1117项;华语教学出版社2006年至2012年也输出版权855种次;高等教育出版社的“体验汉语中小学系列教材(泰语版)”已被正式列入《泰国教育部推荐教材目录》,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套大规模进入外国国民教育体系的汉语教材,目前,该系列教材的累积销量已超过200万册,全泰国共有1288所中小学正在使用该套教材。

  少儿图书异军突起。如,明天出版社把国内畅销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的《笑猫日记》、《杨红樱亲子绘本故事》、《小企鹅心灵成长》等作品推向欧美和亚洲国家。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向法国输出黄蓓佳的作品《亲亲我的妈妈》,受到法国读者的关注并多次重印,该社出版的曹文轩作品《青铜葵花》(法语版)一书在巴黎引发了“青铜葵花”热,该书首印达到了4000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的儿童文学作品《腰门》一书曾获得“五个一工程”奖,版权输出到法国、韩国和日本。

  传统文化图书持续发力。如四大名著《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一直受到海外读者的关注。同时,“文化中国”“发现中国”“皮书”《中国植物志》等一大批集中体现中国改革发展、反映中国学术水平、展现中华文化精髓的丛书、套书进入西方主流市场。

  布局:国际化拓展举措打开海外市场

  从宏观到微观,加快在重点国家和重点区域有计划地布局布点,已成为我国新闻出版业进行国际化拓展的一项重大举措。

  在宏观上,针对不同国家新闻出版市场制定了不同战略。对发达国家,注重提升走出去内容质量,完善走出去产品结构,增强主流渠道认可度和主流人群认知度。对周边国家,注重利用人文相近、地缘相通、商脉相连的优势,促进双边、多边新闻出版市场共同发展繁荣。对发展中国家,尊重文化多元多样,结合我国对外援助项目,帮助其新闻出版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才培养。对新兴国家,注重突出双边合作经济基础、社会基础和民意基础,有针对性地开展了许多项目合作,拓宽合作领域,深化合作基础。对海外华文市场,注重充分发挥当地新闻出版机构桥梁纽带作用,建立起共同开发的合作机制。

  在微观上,通过改善版权输出内容结构、语种结构、区域结构,扩大版权输出规模。支持有实力的企业在电子纸、电子书包、云出版等新兴业态领域,研发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国际技术领先的数字出版产品进军国际市场,推动更多数字出版产品走出去。加快实施品牌战略,以重点项目和重大工程推动更多实物走出去。支持印刷复制企业用先进技术设备加快升级改造,提升服务质量,推动印刷服务走出去。支持有实力的出版传媒企业兼并、收购境外有成长性的优质出版传媒企业,实现跨国经营,推动资本走出去。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全球化布局,有了政府推动、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才以发达国家、周边国家和地区为重点,以发展中国家为基础,以海外华文市场为依托,初步建立起覆盖广泛、重点突出、层次分明的走出去新格局,我国新闻出版业走出去的“小舢船”才逐渐打造成具有出海远航能力的“小航母”。

  支撑:政策+平台+工程

  一方面,坚持政府推动、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运行机制;另一方面,在政策、平台、工程等方面形成巨大的支撑作用。这是我国新闻出版业大力走出去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政策支持力度逐年加大。如,2007年,原新闻出版总署出台了8项走出去优惠政策。2011年又出台了《新闻出版业“十二五”时期走出去发展规划》,制定了“十二五”时期走出去的目标和任务。2012年,作为“一号文件”——《关于加快我国新闻出版业走出去的若干意见》出台,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支持新闻出版业走出去的10项行业新政策,这对推动新闻出版企业走出去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三大平台成效十分显著。通过每年举办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在重要国际书展上开展中国主宾国活动和参加诸多国际书展,搭建了走出去书展平台;以国际新闻出版资讯库、版权交易信息库、重点项目库、中外作家库和翻译人才库五大数据库为主体,初步构建了走出去信息服务平台;通过实施走出去人才培养计划,与国外重要出版传媒集团和相关高等院校合作,逐渐形成了走出去人才培养平台。可以说,这三大平台在推动我国新闻出版业走出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六大工程支撑作用明显。如,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实施5年来,共有571个项目、2100种外向型图书获得了资助,累计资助金额超过1亿元。中国出版物国际营销渠道拓展工程实施3年多来,一批优秀外文图书进入全球3100多家实体书店销售网络,数十万册中文图书在全球100多家华文书店销售,亚马逊“中国书店”上线,中国图书达到22万种。重点新闻出版企业海外发展扶持工程取得很大进展,2012年13个重点企业走出去项目,争取到9650万元专项资金。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截至2012年年底,共与61个国家的486家出版机构签署了1095项资助协议,涉及38个语种的2201种图书。此外,中外图书互译计划和边疆新闻出版业走出去扶持计划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骄人的数字、丰硕的成果、坚实的佐证……可以说,我国新闻出版业走出去的产品、资本在遍地开花结果,走出去的步伐在不断加快,走出去的道路由此也变得越来越顺畅。